叙利亚,美国2015年的第一个战略大撤退

叙利亚内战自2011年爆发以来,美国就一直要求以巴沙尔·阿萨德总统为首的现任政府下台,并通过武装反对派的方式谋求武力推翻阿萨德政权。但最新的迹象显示,美国已经在这个目标上来了一个战略大撤退。上周,国务卿克里在谈到叙利亚问题时一反常态,没有坚持要求阿萨德下台,而只是说阿萨德政府应该改变现行政策。本周最新的媒体报道显示,美国已经认识到自己在叙利亚问题上的无能为力,现在要把结束叙内战、维护中东稳定的重任交给联合国甚至长期以来的对手俄罗斯和伊朗了。

这说明什么?美国和西方承认它们四年来的叙利亚政策已经完全失败,现在不得不借力其他国际力量了。这是美国进入2015年以来的第一个战略撤退,而且是在叙利亚内战这样深刻影响中东格局的问题上。那么,其中的原因何在,影响又如何?

最重要的原因,是美国认识到自己武装的叙利亚反对派无法撼动阿萨德的统治。现在,所谓的“自由叙利亚军”的反政府武装已经完全处于守势,只能在叙北部一隅勉强维持。更重要的是,四年来的内战已经导致了近年来最严重的人道主义危机。相关数据是触目惊心的:20万叙利亚人已经因为内战而死亡,370万人逃离叙利亚,760万人在叙国内流离失所。而这一人道主义惨剧在很大程度上是美国及其地区盟国的政策所造成的。内战爆发以来,美国的中央情报局和其他机构就开始给反对派提供武器、资金与培训,寄望他们能够推翻阿萨德政府。

美国介入叙内战的目的真的是为了实现叙利亚的民主与人权么?克里不忘警告阿萨德“以民为本”,但美国自己的政策是以叙利亚人民为本的么?实际上,叙利亚内战更像是美国的一场代理人战争,为的是通过推翻阿萨德政府而削弱支持阿萨德的伊朗和俄罗斯在中东的影响力。当地缘政治利益与保护人权冲突时,美国会选择哪个?叙利亚内战是暴露美国外交目标伪善的一个极好的例子。

其次,美国认识到,这场短期内不会有结果的内战如果再打下去,叙利亚就将变成另一个伊拉克和利比亚。其实,现在的叙利亚也和伊拉克差不多了,完全满足美国对于“失败国家”的定义。更危险的是,如果内战持续,叙利亚有可能从“失败国家”变成“崩溃国家”,给本以无比动荡的中东局势再火上浇油。现在的事实是,叙利亚领土的半壁江山已经落入极端恐怖主义势力“伊斯兰国”(ISIS)之手,叙利亚的崩溃则正好给“伊斯兰国”继续扩张提供天赐良机(其实应该是“美赐良机”)。阿萨德政府一旦垮台,叙利亚必将陷入混乱,伊斯兰国将因此而坐大。美国是不愿看到这样的变局的,因此也不得不容忍阿萨德的存在。和推翻阿萨德政权相比,打击伊斯兰国的极端恐怖主义的目标毕竟要来得迫切一些。

所以,美国在叙利亚内战上的战略撤退的另一目的,就是要集中精力打击伊斯兰国。但讽刺的是,打击伊斯兰国就免不了了要和阿萨德政府合作。而且,现在美军武装叙反对派,主要目的已经不是推翻阿萨德,而是打击伊斯兰国。更讽刺的,美国还需要借助什叶派国家伊朗的力量,来遏制逊尼派穆斯林极端势力的发展。所以,伊斯兰国崛起的一个客观后果是伊朗势力的扩大,这恐怕是美国万万想不到的吧。战略决策总有很多意外,这个意外对美国来说怕有点吃不消吧。但它又能如何?伊斯兰国的存在是个客观事实,消灭它也是现在美国在中东的头号目标之一,那只有与阿萨德政府和伊朗进行心照不宣的合作。最近奥巴马政府在与伊朗就核问题的谈判上,态度有明显改善,恐怕也少不了中东局势的影响。

美国现在已经放弃了由其提出的解决叙利亚问题的“日内瓦框架”,基本上把这个问题外包给了联合国和俄罗斯,同时不得不支持谈判来逐步改善叙局势。在围绕叙利亚问题的地缘政治角力上,美国已经处于伊朗和俄罗斯的下风。对于这个自封的超级大国来说,这样的局势变化不免有点太失面子。但美国自己的政策又有什么改进呢?它不得不支持国际斡旋,但却同时继续支持叙反对派,但这种支持又无法威胁到阿萨德。这算什么政策呢?现在应该把叙利亚局势的决定权更多地交到叙人民的手中,而不是通过代理人战争谋取地缘政治利益。

© 2014~2017 The Paper All rights reserved.

收藏与分享

Leave a comment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简介

张锋博士是澳大利亚国立大学国际关系学系研究员、中国南海研究院兼职教授。曾执教于北京清华大学与澳大利亚默多克大学,英国伦敦经济与政治学院国际关系学博士。研究方向为中国外交、南海问题、亚太安全、东亚国际关系史及国际关系理论。

订阅更新邮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