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络战为何正在变成国际政治新现实?

美国对哪些国家发动过网络战?这个问题无法精确回答,因为网络安全属于国家机密,不为决策圈外的人所知。但凡事没有不透风的墙,无论保密性有多好,总有通过不同渠道泄密的可能。美国国家安全局前雇员斯诺登的大量震撼性爆料就是一个极好的例子,有的时候媒体的契而不舍也能打探出一些蛛丝马迹。我们现在知道,美国至少对两个地缘政治大国进行过网络攻击:伊朗和中国。而这两个国家都是美国的假想敌。

对伊朗的网络战最能体现美国对外战略之狠辣。奥巴马在入主白宫没多久,就下令入侵伊朗核设施的计算机系统。奥巴马在美国国内经常被共和党政治对手批评为外交软弱,但在网络战上,他是一个真正的武士。美国和以色列联手进行的网络战,破坏了伊朗用于铀净化的5000台离心机中的1000台。当然,在此之前,美国早已对基地组织等非国家行为体发动过网络战。但对伊朗核设施的攻击,是美国首次将网络战应用到一个主权国家的基础设施上。这实际上是打开了国际政治网络战的源头,奥巴马不知么?

但这种网络战能阻止伊朗发展核武器么?美国政府也知道这种攻击只能暂时延缓伊朗核武发展的速度,而无法从根本上破坏核武进程。伊朗也不是好欺负的,在被美国攻击后,也宣布要建立自己的“网军”。既然美国都发动网络战了,伊朗自己的网络战就只是对美国恶意攻击的回应,正当性不容置疑。网络战为何正在变成国际政治的新现实?美国推卸不了责任。

对中国,美国的网络入侵是多方面的,目前已知的主要集中在华为公司上。美国政府长期认为华为是美国的国家安全威胁,因此竭力阻止华为在美国的商业运作。斯诺登爆料显示,美国国家安全局早已入侵华为位于深圳总部的服务器。他们设计了一个代号为“射杀巨人”的行动,希望找出华为与中国军方的关系。不仅如此,这一行动还希望在华为通信设施中植入病毒,在需要的时候利用这些设施对相关国家进行监控甚至攻击。当然,购买华为设备的国家中也包括美国盟友,美国在网络监控上对盟友也是不会放过的。此外,除了华为,美国还通过入侵中国的手机网络监控中国军方活动,甚至还想要侵入中国领导人的通信网络。不夸张地说,对中国,美国正在进行一场“网络冷战”。

但是,对华为的监控达到目的了么?“射杀巨人”行动进行了两年多后,美国政府还是无法确定华为与中国官方的关系。即便如此,对华为在美国正常商业活动的妨碍还在继续,华为仍处于不断的监控之中。显然,这是以国家安全之由行经济保护主义之实。美国的盟友在美国的巨大压力之下,也不得不奉行与自己的自由经济主义教条逆向而行的保护主义逻辑。澳大利亚就以安全原因为由将华为拒之门外,而把其庞大的国家宽带网络计划交给了性价比与华为相比不可同日而语的公司。

这两天,我们又知道美国对朝鲜也进行了长期大规模的网络监控,而朝鲜与伊朗一样,是美国最想搞垮的敌手。据《纽约时报》报道,美国国家情报局从2010年开始就侵入朝鲜的网络系统,而且是通过反复渗透中国网络来完成的。与攻击伊朗核设施一样,美国也针对朝鲜的网络系统开发了恶意软件,以此监控朝鲜黑客的活动。据说,就是这些大规模的监控活动使美国政府相信朝鲜是去年底索尼影业黑客袭击事件幕后的黑手。但美国政府给出的证据能令人信服吗?美国官员说,这次黑客袭击用的IP地址与朝鲜黑客惯用的IP地址相同。但对黑客中的高手来说,在IP地址上造假从而伪装成朝鲜黑客,是一件容易不过的事。除此之外,美国官员以国家机密为由拒绝透露进一步信息,那让我们也继续怀疑吧。

从原子弹到无人机到网络战,美国总是在新式武器的使用上“先拔头筹”。但每一次重大新武器的使用,总免不了要带来国际政治的震动甚至变革。美国对假想敌发动网络战,是真的想把国际政治的战场扩展到网络空间么?它有把握打赢这场战么?要知道,在今天这个世界上,在国家安全上最依赖于网络的国家恰恰是美国,因此网络也是美国实力最脆弱的一环。(本文发表于《澎湃新闻·外交学人》)

© 2014~2017 The Paper All rights reserved.

收藏与分享

Leave a comment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简介

张锋博士是澳大利亚国立大学国际关系学系研究员、中国南海研究院兼职教授。曾执教于北京清华大学与澳大利亚默多克大学,英国伦敦经济与政治学院国际关系学博士。研究方向为中国外交、南海问题、亚太安全、东亚国际关系史及国际关系理论。

订阅更新邮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