油价暴跌,几家欢喜几家愁?

国际原油价格的浮动本是常态,但从去年6月以来,油价从每桶大约100美元暴跌到现在的50美元左右,而且似乎尚未见底,颇令人惊诧。上次油价处于50美元左右,还是在2009年拜全球金融危机所赐,但现在世界经济形势虽然不妙,却没有陷入衰退。显然,全球宏观经济形势无法解释这次的油价暴跌。

那么,油价下跌真正的原因何在?低油价又会对国际地缘政治造成什么影响?是否会波及中国?这些问题之所以重要,是因为每次国际油价的大起大落,都伴随着国际政治的动荡甚至变革。20世纪70年代,石油输出国组织欧佩克通过控制产量操纵油价上涨,世界经济为之震动。到了80年代,欧佩克增产导致油价下跌,严重依赖石油出口的苏联因此出现财政紧缺,间接加速这个超级大国的解体。殷鉴不远,这次的油价暴跌又会怎样的影响呢?

从经济学的角度看,这次油价下跌的原因,是经济资源的市场配置(即供需平衡)发生了变化,即当前国际原油市场的供应大大超出了需求。供应剧增的主要原因,是美国页岩油产业在过去10年间的快速发展。从2008年到2014年,美国原油日产量增幅达到410万桶,超过了除沙特之外的任何一个欧佩克产油国的产量。美国原油产量因此在过去6年里翻番,已经不需要进口原油。原本依赖对美出口的产油大国(如沙特、尼日利亚等),因此转向亚洲市场,加剧了原油出口竞争。

本来,欧佩克可以通过控制产量影响原油价格,但这次,令人吃惊的是,主导欧佩克的沙特誓不减产,甚至称即使油价跌至20美元也在所不惜。而在需求方面,世界经济增长缓慢,包括中国在内的新兴市场也在减速之中,因此对石油的需求疲软。

但是,供需不平衡是否能充分解释这次的油价暴跌呢?阴谋论者是不会满意这种学理化的解释的,他们总是希望从重大事件中找出一点可疑的蛛丝马迹。这次最流行的阴谋论,是美国和沙特联手打压国际油价,削弱敌对国家实力,特别是逼迫依赖石油出口的俄罗斯在外交问题上就范。

这种阴谋论是否可信?它首先要假定美国和沙特在石油地缘政治上的紧密合作。这并非不可能,毕竟这两个国家是盟友关系,但它们主要的战略合作是在中东,现在主要集中在打击伊斯兰国恐怖主义上。其次,这一阴谋论需要假定美国政府能够影响国内几百家页岩油公司的投资与产出决定,这有点高估美国政府对微观经济的影响力。再次,这一阴谋论需要假定沙特做出不减产的决定,是因为政治而非经济原因,而最可能的政治原因是打击伊朗、伊拉克和俄罗斯的石油收入。这种怀疑有点道理,毕竟逊尼派沙特在中东的主要对手是什叶派伊朗,现在伊朗在伊拉克的势力越来越大,而俄罗斯在叙利亚问题上支持阿萨德政府,也令沙特不满。但这种政治斗争是否值得沙特牺牲每年几百亿美元的石油收入,不免是个问题,毕竟沙特与伊朗和俄罗斯的关系还没有到剑拔弩张的地步。阴谋论的逻辑有一些道理,但因无法证实,总不免令人怀疑。

与此同时,沙特自己从石油产业竞争力角度给出的解释,似乎言之成理。在这一点上,沙特人的坦诚也有点令人吃惊,因为他们明确说,不减产而维持低油价是为了打击成本高的石油产业,实际上指的就是盟友美国的页岩油业。沙特石油开采成本极低,每桶只有5美元左右,所以能够承受超低油价,且其庞大的外汇储备能确保财政稳定。但油价低于50美元,会大大降低美国页岩油企业的投资热情,很多中小型油企甚至会破产。看起来,沙特是下了一步大棋,宁可承受短期损失,也不希望丧失长期的市场份额。

那么,世界地缘政治会如何因这次油价暴跌而变动呢?低油价的主要受益者是石油进口国,深受其害的则是严重依赖石油收入的出口国。从世界宏观经济角度看,低油价在一定程度上有助于推动世界经济增长,因为低油价相当于消费税的降低,消费者手中可用的资金因为油价降低而增长。美国、欧洲、日本、中国等都是这个意义上的受益者。但另一方面,在当前需求疲软的情况下,低油价的一个副作用是有可能导致通货紧缩,特别是在欧洲和日本,因此对世界经济也不见得都是好事。此外,更重要的问题,是这种有限的经济增长能否抵消低油价带来的地缘政治动荡。

现在已经因为低油价而捉襟见肘甚至动荡不安的国家,包括俄罗斯、伊朗、委内瑞拉、尼日利亚等国。俄罗斯财政收入的40%来自石油出口,但在西方制裁和低油价的双重打击之下,卢布缩水40%,通货膨胀率超过两位数,经济已经陷入衰退之中。保守估计,俄经济今年将萎缩5%,明年萎缩6%。俄政府、银行与企业的外债总值高达6000亿美元,相当于俄国内生产总值的一半。根据俄央行的数据,俄企业到明年需要偿还1200亿美元的外债。因为西方金融制裁,俄企业无法从西方资本市场融资,俄政府很可能需要启动外汇储备拯救重要企业。在这种情况下,俄外汇储备将继续流失。目前俄央行还有3790亿美元的储备。这个数字并不小,但从去年以来,为了支持卢布和给银行注资,俄央行已经损失了1320亿美元。此外还有资本外逃的问题,去年净资本流出量超过了1500亿美元。如果油价维持在50美元左右甚至继续下滑,俄央行剩下的外汇储备将在两年内耗尽,届时俄经济崩溃的可能性将大大上升。正因如此,标准普尔公司将俄罗斯的信用等级下降到了BB+的“垃圾”级,这是俄10年来第一次信用等级没有达到投资级别。

在所有受低油价冲击的国家中,俄罗斯是最能带来地缘政治动荡的。西方当然希望普京能在制裁和油价的夹击下屈服,但这既不符合普京的强硬作风也与俄外交史对外抗争的主旋律相背。普京已经表示,无论经济有多困难,俄罗斯都将顶住西方压力。他不仅不会低头,反而有可能升级与西方在乌克兰问题上的冲突,强硬到底直到西方放弃制裁。但现在西方认为俄罗斯不仅是个衰落中的国家,甚至是个面临经济崩溃的国家,因此更不愿意让步。如果美欧反而进一步加强制裁,那么双方之间的对抗将引爆东欧地缘格局,乌克兰极有可能分裂。最近乌克兰东部重燃战火,是局势恶化的一个征兆

伊朗受低油价的冲击也不小,每月大概要损失10亿美元的收入。本来,2003年美国发动伊拉克战争以来的这10年,是伊朗在中东的影响力蒸蒸日上的10年。讽刺的是,这在很大程度上是拜美国所赐,因为美军直接推翻了敌视伊朗的伊拉克萨达姆政权和阿富汗塔利班政权。现在,伊朗在伊拉克、叙利亚、黎巴嫩和也门都有很大的影响力,在某些方面美国及其盟友沙特甚至处于守势。但现在油价下跌和因核计划引发的国际制裁正在制约伊朗影响力的进一步扩张。和俄罗斯一样,伊朗也受到低油价与制裁的双重打击,只不过伊朗面对的制裁是国际性的,不同于俄罗斯只是面对来自美欧的制裁。据报道,有些伊朗公司现在没钱支付进口贸易,因为伊朗央行在资金供应上已经捉襟见肘。2014年伊朗国内生产总值实际上萎缩了2%,现在通货膨胀率达到了17%,青年失业率达到23%。伊朗政府本来在下一年度的财政预算中把油价预估为70美元一桶,现在不得不调低到40美元。

低油价对伊朗的地缘政治影响主要表现在两方面。一是伊朗在中东地区的影响力将不可避免地受到制约,这给美国和沙特纠正战略错误并重整旗鼓提供了机会。二是经济困难可能影响伊朗政府在核问题上谈判的立场,为谈判成功并冻结伊核武计划带来一丝希望。如果伊朗外交确实朝这两个方向发展,美国无疑会欢欣鼓舞,并视伊朗的让步为美国外交的胜利。

委内瑞拉是另一个因油价暴跌而陷入困境的国家。实际上,委内瑞拉已经陷于经济崩溃的边缘,通货膨胀率达到惊人的60%,商场出现抢购,有些地方甚至出现了抢劫和骚乱。低油价的打击是致命性的,因为委内瑞拉的出口基本上全靠石油。而委国的宏观经济政策也大有问题,基本上是在假定油价远超100美元的基础上推行财政赤字政策,希望通过政府支出推动经济增长。在如今低油价的情况下,委内瑞拉今年的外汇收入预计只有300亿美元左右,远远不足以支付外债。委总统马杜罗因此在今年年初造访中国、俄罗斯、中东等国,寻求财政支援。中国在过去几年里给委内瑞拉提供了总值超过450亿美元的贷款,委内瑞拉一旦债务违约,中国损失不可避免。

那么问题来了,低油价对中国的影响如何?在经济上,低油价一方面有利于中国经济的增长,特别是给中国巩固战略石油储备提供了极好的机会,但另一方面也有可能带来中国经济通货紧缩的风险。在地缘政治上,低油价是对中国外交新的考验。目前俄罗斯、伊朗和委内瑞拉这三个受低油价影响最大的国家,都是和中国关系不错的国家,俄罗斯甚至称得上是半个盟友。它们外交政策的动荡自然要影响到中国。实际上,这种影响已经出现。去年底卢布狂跌的时候,媒体上出现了中国该不该救俄罗斯的声音。现在委内瑞拉面临债务问题,中国又需考虑帮不帮。这次油价下跌带来的最大的地缘政治变化,是美国及其盟友的影响力上升,而与美国对抗的俄罗斯、伊朗和委内瑞拉则深受其害。世界地缘政治变动的轮廓已经呼之欲出了,美国战略家们恐怕也在偷着乐了。不仅如此,随着沙特主动放弃通过控制产量影响原油市场,美国现在有了影响乃至左右原油市场供应的能力,地缘政治竞争力因此增强。

当然,油价对国际政治的影响不应被夸大,低油价能维持多长时间还是一个未知数。但未雨绸缪总是好的,中国如能做好准备,意外来袭之时就不至于手忙脚乱。

© 2014~2017 The Paper All rights reserved.

收藏与分享

Leave a comment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简介

张锋博士是澳大利亚国立大学国际关系学系研究员、中国南海研究院兼职教授。曾执教于北京清华大学与澳大利亚默多克大学,英国伦敦经济与政治学院国际关系学博士。研究方向为中国外交、南海问题、亚太安全、东亚国际关系史及国际关系理论。

订阅更新邮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