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防白皮书要让澳大利亚变身美亚太战略“脑残粉”?

澳大利亚上月公布了2016年度国防白皮书。

2月25日,澳大利亚政府公布了2016年度国防白皮书。这在澳大利亚战略界是件大事。澳政府对国防白皮书极为重视,因为这些白皮书是为澳国防与军事政策定调的战略性文件,而不仅仅是为宣传所用。

此前,工党的陆克文政府和吉拉德政府曾分别在2009年和2013年发布国防白皮书。自由党于2013年下半年执政后就表示要出台自己的国防白皮书,外界普遍预期出台时间不会晚于2015年年中。但2015年9月自由党内部发生“宫廷政变”,特恩布尔取代阿伯特成为新总理,国防白皮书的出台也因此被推迟。

在这样的背景下,这次的白皮书在澳国内确实是得到了万众瞩目的待遇,以“铺天盖地”来形容各类媒体与学界的评论也不为过。
对中国来说,最关心的当然是白皮书是怎么说中国的,特别是白皮书体现了一个什么样的澳大利亚对华战略。澳大利亚对中国外交战略的重要性主要来源于其在澳美同盟中的地位,即它是美国在亚太地区最紧密的军事盟友之一。

中国学者经常把澳大利亚与日本称作美国亚太同盟体系的“南锚”和“北锚”。但与中日关系相比,中澳关系要平稳与愉快地多,此“两锚”实不可同日而语。

近年来中日安全关系恶化,中澳安全关系却有不少推进的迹象,中澳军事交流在增加,两国在马航MH370搜救上合作密切,中澳美三国特种部队在澳联合进行了野外生存训练。

现在的问题是,随着亚太地区(或者说这次白皮书中使用的“印度洋-太平洋地区”)安全局势的变化,中澳之间平稳有序的安全关系能否持续下去?

中方对澳白皮书“严重关切和不满”
实际上,美国奥巴马政府的亚太再平衡战略,特别是其近来针对中国南海政策的举动,不仅在加剧美国与中国之间在南海的战略竞争,也给中澳安全关系施加了巨大的压力。

去年10月与今年1月,美国已经两次在南海进行了所谓的“航行自由”宣示。澳大利亚也已经不动声色地在南海开展了自己的空中巡航。中国虽然没有对澳巡航进行强烈的反应,但不满是无疑的。

所以,对于这次澳洲国防白皮书,中国最关心的是它会对南海问题说些什么。其次,它对美国亚太再平衡战略的态度也是值得关注的。

在现在的形势下,中国政府当然不会天真到期待澳大利亚向中国靠近。但这次白皮书是否就澳洲对华战略的变化(比如一个更加强硬的针对中国的军事战略)发出了信号,是中国战略界密切关注的。

从这些角度看,这次的白皮书不免令中国失望。关于南海,白皮书明确“澳大利亚对中国填海造陆活动的史无前例的速度与规模表示特别的担忧”。此外,白皮书表示“澳大利亚反对将南海的人工结构拿做军用。”同时,澳大利亚支持航行与飞越自由以及在国际法框架下和平解决争端。

这些声明表明,在南海问题上,澳大利亚完全站在美国一边。实际上,鉴于澳大利亚已经在南海开展空中巡航,它其实是美国所有亚太盟友中最积极使用军事力量反对中国政策的国家,其积极性甚至要超过菲律宾。

由此,不难理解中国外交部发言人称这份白皮书关于南海问题的言论是“消极”的,并表达了中方的“严重关切和不满”。
东盟搞平衡,澳大利亚则向美国“表白”.

就在这份白皮书出台前一周,美国与东盟在加利福尼亚举行了领导人非正式会议,并发表了联合宣言。这份联合宣言虽然确认了处理海洋争端的一些大原则,但并没有提到中国或者南海。

与美国-东盟联合宣言相比,澳白皮书在南海问题上的立场显然要强硬与明确的多。当然,这也不难理解,澳大利亚是美国的坚定盟友,而东盟还是想在中美之间搞战略平衡。

那么,中国能否寄望澳大利亚政府提出一些关于印太地区秩序的相对平衡的战略分析呢?从白皮书对美国亚太再平衡战略的表述看,它简直是澳大利亚向美国表达战略忠诚的“表白书”了,美国对澳战略思维的影响有增无减。

很明显,澳大利亚已经完全把自己的安全战略捆绑于美国的亚太战略之上。白皮书明确:“澳大利亚将扩大并深化与美国的同盟,包括支持美国军事力量通过持续的再平衡发挥巩固地区安全的关键角色。”

与此同时,白皮书也承诺要发展与中国的防务关系。但在与美国进行战略捆绑的大战略已经确定的情况下,这个承诺看上去更像是为了防止澳中安全关系恶化的一个象征性表述。

中国不应惊讶于澳大利亚政府对澳美同盟的强烈支持。这一同盟有着深厚的历史、文化与价值观根基。但中国需要考虑的是最近的一些政策是否在客观上导致了澳大利亚更有理由强化与美国的同盟关系。

前几年,澳国内曾有一些重量级人物(包括一位前总理)公开质疑澳美同盟持续存在的必要性。现在,这种声音基本已经消失殆尽。

澳大利亚战略思维贫乏且短视

澳大利亚战略思维的贫乏也是令人吃惊的。澳政府把自己的印太战略与美国的亚太再平衡战略进行捆绑,但美国的“亚太再平衡”战略真的是维持地区和平与稳定的最佳选择吗?

中国国内很多人把再平衡看作是美国限制(如果不是“遏制”)中国影响力的战略。澳大利亚无条件支持这一战略,不免会有把自己打造成中国的战略对手的危险。这不见得符合澳国家利益。难道澳政府真的认为在中国持续崛起的情况下,美国维持地区主导地位的“霸权”战略——如果这种战略还可行的话——有利于亚太地区秩序转型的和平与稳定吗?

虽然澳大利亚并不能有效地发挥所谓中美沟通的“桥梁”作用(中美之间对话的渠道已经非常多),中国还是希望澳政府人士能对美国不时浮现的“霸权冲动”良言相劝。

然而,令人失望的是,这次的白皮书略带得意地指出,从第一次世界大战以来澳大利亚就与美国“并肩战斗”,包括最近在伊拉克和阿富汗。如果未来美中冲突,澳大利亚也是要追随美国加入与中国冲突的行列吗?

从这个角度看,与美国进行无条件的战略捆绑是极为短视的。如果澳大利亚的对华战略就是要把自己变成美国亚太再平衡的附庸,那么澳政府应该急切希望中美能够达成某种和平共处的战略妥协,不然澳中安全关系的恶化甚至破裂将不是耸人听闻。这里的讽刺意味是,在这种情况下,澳大利亚的战略未来将由中美两国而不是由澳自己决定。

© 2014~2017 The Paper All rights reserved.

收藏与分享

Leave a comment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简介

张锋博士是澳大利亚国立大学国际关系学系研究员、中国南海研究院兼职教授。曾执教于北京清华大学与澳大利亚默多克大学,英国伦敦经济与政治学院国际关系学博士。研究方向为中国外交、南海问题、亚太安全、东亚国际关系史及国际关系理论。

订阅更新邮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