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亚太战略应以稳健为上

特朗普政府上台后,国际上的普遍感觉是美国的相对衰落比奥巴马时期更快了,特别是在亚太地区。在这种战略变局之下,中国亚太战略的主要思路应该是积极进取、奋发有为,冷静观察、有所作为,还是无为而治、坐享其成?

在不同的政策领域,答案不尽相同。但一个有意思的视角是,如果美国的战略能力真的因为特朗普的上台而快速下降,那在一些敏感的领域,冷静观察、有所作为也许要比积极进取、奋发有为更有战略效果。

这其中有两个原因值得关注。第一个原因是简单的逻辑推理。如果美国的地区地位和影响力迅速下降,那即便中国的地区地位和影响力没有迅速上升,只要中国能够保持自己的战略影响力不下降,或者下降的速度小于美国战略影响力下降的速度,中国相对于美国的战略影响力也会上升。最极端的情况是,美国在亚太的主导地位因为自身原因而崩塌,中国外交只要能保住稳定的大局,就能看着美国自我衰落而坐收其利。此时美国不用你去“博弈”就自己倒了。

第二个原因稍微复杂,涉及到战略局势发生重大变化时的国家间认知与判断。当前亚太地区秩序已经进入了一个高度敏感的时期,正在从以美国为中心的地区秩序转向一个新的、尚不明朗的新秩序。有一些人认为取美国秩序而代之的将是一个以中国为中心的地区秩序,但更多的人认为新的秩序将既不以美国为中心也不以中国为中心,而是一种新的、动态平衡的秩序。

在这种情况下,地区国家对中国的一举一动都极为关注和敏感,一些战略上积极进取的举动容易被理解为中国挑战现状、构建以己为中心的地区秩序的信号。如果这种战略进取发生在高度敏感的领土争端领域,相关国家恐怕会认为中国是在趁美国衰落之际而加快实现领土利益,从而滋生与中国对抗的意图与决心。

以上推论是否成立,需要检验美国亚太战略影响力迅速下降和地区国家对中国战略举动高度敏感这两个假定是否成立。

关于第一个假定,几乎所有美国传统外交精英都认为特朗普政府执政的八个月,是美国亚太外交能力和战略影响力迅速下降的八个月。

首先,他们认为特朗普总统不可预测的“推特外交”的根本目的不是增进美国国家利益,而是博取个人关注度。而其前后矛盾、咄咄逼人的外交话语是对美国战略信誉的巨大伤害。

其次,亚太地区并不是特朗普政府外交的重点,至少其重要性排在中东和俄罗斯之后。这在明年国务院亚太局的经费将削减45%中就可见一斑。此外,很多涉及亚太事务的重要外交职务还处于空缺之中,包括国务院负责亚太事务的助理国务卿。这很难让地区国家相信美国对亚太的战略承诺。据说,截止到6月,特朗普政府已经不下28次重申对日本的安全承诺。

再次,在具体政策上,特朗普政府不仅没有出台成熟与一致的亚太政策,反而处处显示出自相矛盾和自我伤害。退出TPP(泛亚太伙伴关系)、忽视东南亚、蔑视多边主义、威胁与中国进行贸易战、对朝鲜进行战争恐吓等等都是明证。美国外交精英最不满的是特朗普对包括日本、韩国和澳大利亚在内的地区盟友的“威逼利诱”。最令他们吃惊的是,在朝鲜核危机愈发需要美韩协作的情况下,特朗普政府却威胁要退出美韩自由贸易协定。

地区国家也基本认同这种看法:特朗普正在全面地、深刻地、在某些领域不可逆转地损害美国在亚太地区的领导权。虽然二战后70年的领导权不会在一朝一夕之间崩塌,虽然特朗普政府亚太高官的缺失说明现在全面评估其亚太政策还为时尚早,但实际政策经常受决策者的认知而不是客观事实的驱动。从这个角度讲,美国亚太战略影响力迅速下降的假定是成立的,在一定程度上可以作为中国制定亚太政策的一个基本判断。

第二个假定——地区国家对中国战略举动高度敏感——似乎也是成立的。一个最近也是最能说明问题的例子是不久前得到外交解决的中印边境对峙。这次对峙事件有其偶然性,但从中可以看出印度在安全领域与中国对抗的战略决心正在加强之中。

另一个例子是澳大利亚总理特恩布尔在今年6月香格里拉安全对话峰会上的演讲。该演讲明确把中国定位为当前亚太秩序的挑战者,并警告中国不可有把美国挤出亚洲并取而代之的“野心”。澳大利亚国内对华强硬的保守派声音高涨,澳政府与中国对抗的决心似乎也在上升之中。

除了印度和澳大利亚,日本的安倍政府早已下定决心制衡中国,而越南要在南海与中国“斗争”的意图从未消失过。同样重要的是,这些国家之间战略联动以制衡中国的可能性并不低。美、澳、日、印曾有过四国安全安排倡议,但因为考虑到中国的反应而不了了之。现在,这一倡议有重新浮出水面的可能。而越南与这所有四个国家的安全关系都在加强之中。

在亚太各国因为美国战略影响力迅速下降而躁动不安的时候,中国在安全领域的奋发有为可能会进一步激发这些国家的战略焦虑,甚至引起战略误判。谨慎妥当的奋发有为也许能避免此类负面效应,但战略冒进甚至激进恐将得不偿失。因此,冷静观察、有所作为不失为当前中国亚太战略的一个保险选项。无所作为是不行的,因为其后果是被地区秩序的变化牵着鼻子走,造成战略被动。冒进激进更不可取,因为这将加强地区国家的战略戒心和制衡中国的战略倾向。

在地区秩序大变的情况下,地区国家最怕的是“乱”。它们之所以对特朗普不满,一个重要原因是它们认为特朗普是这一乱局的一个重要根源。中国的外交战略应对症下药,为地区秩序的稳定提供可以预期的保障,而这种保障的根本首先在于中国自己战略的稳健。

战略稳健的另一个好处是可以防范自我伤害,冒进和无为都容易造成战略伤害。可以说,特朗普的亚太政策在不同领域同时犯了冒进和无为这两大错误,因此带来了自我伤害。这是中国应该避免的。

© 首发于澎湃新闻网《天下会》专栏

收藏与分享

Leave a comment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简介

张锋博士是澳大利亚国立大学国际关系学系研究员、中国南海研究院兼职教授。曾执教于北京清华大学与澳大利亚默多克大学,英国伦敦经济与政治学院国际关系学博士。研究方向为中国外交、南海问题、亚太安全、东亚国际关系史及国际关系理论。

订阅更新邮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