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菲关系正在“双赢”,美国却也未“输”

自去年6月菲律宾总统杜特尔特上台以来,中菲关系改善迅速,美菲关系似乎一落千丈。事实是否如此?中菲美三国之间的战略关系,如今是个什么状况和态势?是中菲在“双赢”,美国在“输”,还是不能以“输赢”论断?

近日,以民意调查著称的美国皮尤研究中心发布了今年2-3月在菲律宾进行的一项议题广泛的问卷调查的结果,囊括了菲律宾内政外交的方方面面,其中不乏涉及中菲美三边关系。

最有意思的发现是,菲律宾民众对中美认知的差距正在缩小。菲律宾是世界上最亲美的国家,这一事实是无可置疑的。2015年,奥巴马任美国总统时,高达92%的菲民众对美国有好感。两年后,特朗普上台,菲对美好感率下降,但仍维持在78%的高点。因为特朗普上台而对美好感率下降,这是世界大部分国家的普遍趋势,菲律宾远非特例。但是,78%的好感率仍轻易地使菲律宾维持着最亲美国家的地位。

这从很大程度上说明,即便菲律宾官方的对美政策发生巨变,菲民众亲美的态度并不必然随着官方政策的变化而变化。菲社会亲美的倾向有着强大的历史、文化和战略根源。如果说,从整体来讲,菲律宾对美国这个前殖民主义宗主国是“爱恨交加”,那么“爱”似乎总是要高于“恨”。

与此同时,菲律宾对华好感并没有明显上升。2015年,菲民众对华好感率是54%;2017年是55%,基本没有变化。更长时段的菲对华好感率的演变趋势很有意思,其背后的驱使因素值得研究。从2002的63%到2014年的38%,菲对华好感率一直都在下降之中;其中2013到2014年下降最快,从48%降到了38%。2014年以后,菲对华好感率开始止跌回升,从2014年的38%上升到2015年的54%再上升到2017年的55%。目前菲民众对华好感率还没有回升到2002年的63%的高度。

相对于对华好感率,变化较大的是在对中美经济实力的认知上。2015年,66%的菲民众认为美国是世界头号经济大国,当时只有14%的人认为中国是头号经济强国。两年后,认为美国是头号经济大国的民众已经下降到49%,而认为中国是头号经济大国的则上升到了25%。

最重要的变化则在菲民众对华政策的认知上。菲律宾对华政策的重点,应该是领土主权和海洋权益的争端,还是发展互惠互利的经济关系?这无疑是菲外交的一个核心问题。2015年,认为重点应是经济合作的菲民众的比重(43%)与认为重点应是领土争端的菲民众的比重基本持平(41%)。但是,到了2017看,这一比率有了巨大变化。现在,67%的菲民众认为菲律宾应该把对华政策重点放在经济合作上,而只有28%的人认为重点应是领土争端。

怎么解释这种对中国来讲极为正面的变化?任何民意必然受到当下局势的影响。2015年的中菲关系还经受着前几年南海动荡的考验,菲民众当然对领土争端极为关心。从2016年下半年开始,随着杜特尔特总统采取对华友好合作的新政策,中菲南海争端降温,菲律宾因此认为此类争端不应是对华政策的重心,新的重点应是开展与中国的经济合作。这说明,中国在杜特尔特上台后采取的对菲政策是成功的。杜特尔特虽然无法改变菲社会整体的亲美倾向,但却能对菲短期的外交重点和民意认知施加决定性影响。

与此相关,认为中国是菲律宾的威胁的民众比例虽然并不小,但已经不是迫切的问题。菲民众认为菲律宾面对的头号威胁是以极端组织“伊斯兰国”为代表的恐怖主义(70%),其次是全球变暖(65%)和网络袭击(64%)。47%的人认为中国的实力和影响力对菲构成威胁。这一比率不能说小,但远低于恐怖主义,说明中国完全可以在反恐以及其他与菲安全密切相关的领域与菲律宾寻找共同利益。一旦在保障这些共同利益领域上的合作取得成果,菲民众对中国威胁的认知感应该会进一步下降。

从以上调查结果来看,中菲关系自杜特尔特上台之后,确实在朝着“双赢”的方向发展,但这是否意味着美国在“输”呢?去年10月访华,杜特尔特宣布要“脱离”菲美军事同盟,让美国人惊出一声冷汗。但在将近90%的民众亲美的情况下“脱美”绝非易事,杜特尔特也不得不对包括菲军队在内的亲美势力作出妥协,“脱美”一说终究是“雷声大雨点小”。最近,由于美军帮助菲政府在南部反恐,美菲关系反而有所走进,杜特尔特也不得不感谢美国了。

杜特尔特大概是冷战后菲律宾最“厌美”、“恶美”的总统了。即便如此,根据皮尤的调查,在他执政8个月后,仍有高达75%的菲民众认为美菲同盟是件好事。即便是在少数对美并无好感的菲民众中,也有高达63%的人认为给美国提供军事基地对菲律宾来讲事件好事。而且,菲民众对美国为其提供安全保护的承诺有极强的信心,68%的人认为美国会出动军队保护菲律宾。这种“美国会在关键时候保护我们”的信念,应该是菲社会整体亲美的一个重要根源。

皮尤的这次调查,虽然并不必然可靠,但也可使中国增强对当前中菲关系良性发展态势的信心。继续保持这种态势,落实中菲关系的双赢,无疑应是未来中国政策的方向。杜特尔特是去年以来中菲关系突破性改善的关键因素,但他只有六年的任期。如何在他剩下的四年任期内打好下一阶段中菲关系发展的根基,特别是中菲关系长期发展的社会基础,是一个牵涉到中国的东南亚和南海政策的颇具战略性的问题。

© 首发于澎湃新闻网《天下会》专栏

收藏与分享

Leave a comment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简介

张锋博士是澳大利亚国立大学国际关系学系研究员、中国南海研究院兼职教授。曾执教于北京清华大学与澳大利亚默多克大学,英国伦敦经济与政治学院国际关系学博士。研究方向为中国外交、南海问题、亚太安全、东亚国际关系史及国际关系理论。

订阅更新邮件